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 > 企业 > 正文
那些被查的地方旅游集团高管们
来源:旅界2022-11-20 16:295124

打虎拍蝇背后,地方旅游集团弊病待解。640.jpeg

01

又一名地方旅游集团的一把手落马了。据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委:10月31日(周一),广西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庞文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自治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640-1.jpeg

这些年,雨后春笋般成立的地方文旅集团一把手、高管被查并非新鲜事。据公开可查信息,仅疫情三年,除庞文达外,已经有十余位地方文旅集团董事长、高管相继落马,其中不乏省级国有文旅集团,出事频率远远超过文旅领域的民企、外企。

根据已公开的信息不完全统计如下:
2022年9月30日,广西防城港市文旅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子机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22年9月27日,云南康旅控股集团原副总经理吕韬被双开,被批“在企吃企”,侵吞公款,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2022年9月15日,景德镇陶文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朱丽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2年8月,安徽宣城文化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高健因受贿、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获刑九年。
2022年7月27日,江苏南通文化旅游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张星此前已于2021年5月退休。

2022年2月,辽宁省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仲维良被免职,4月时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开始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于8月被捕。
2021年7月,成都文旅集团原董事长尹建华接受监察调查,3年前被开除党籍。

2021年5月27日,平凉文化旅游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崔小宾因涉嫌贪污被批准逮捕。
2020年11月14日,贵州旅游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委员、原副董事长程勇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2020年6月3日,安徽省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刘文兵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
2020年5月,负责经营管理湖南张家界武陵源核心景区的武陵源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一把手”王爱民被通报“落马”。
2020年4月24日,吉林省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石国新受贿、挪用公款、贪污案一审宣判,对被告人石国新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疫情三年,旅游企业艰难度日,国有文旅集团亦频频发债,但众多高官落马背后,国资背景的地方文旅集团早已不属于清水衙门。因为大权在握,风景区开发、旅游地产开发、旅游专项扶持资金分配等等,可谓油水丰厚,对个人修养不够、贪欲强烈的个别一把手及高管来说变成一场“丰盛大餐”。

02

此前曾有媒体深度报道一些地方文旅集团频繁发债,但疫情下景区、酒店、索道等业务收入缩水,导致债务危机加剧,连年入不敷出,成为当地政府沉重的资产包袱。即使有疫情重压,按说地方文旅集团通常经过指令性划拨了当地县、市、省一级的优质文旅资产,“靠山吃山”也能旱涝保收。而地方文旅集团的核心问题往往在于政企不分,屡屡陷入“外行管理内行”,做旅游的领导不懂旅游,一心为私导致一些项目烂尾。

640-2.jpeg

例如,在安徽省宣城文旅集团原董事长高健一案上,2018年4月初,被告人高健明知金梅岭景区经营权即将被收回,以及在未进行调查论证和未按规定报市国资委批准的情况下,仍决定投资经营金梅岭景区,造成文旅集团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139.11万元。值得一提的是,项目上马前,金梅岭军事旅游景区占地3807亩(原隶属军用弹药储备、销毁军事禁区),是华东当前最大原始军事生态区,开业不到半年即宣告停业,一场闹剧匆匆收场。

高健落马后,宣州区文旅局工作人员称已递交撤销金梅岭4A级景区的申请,并表示,"据经营方反馈,是金梅岭土地所有权为中国解放军73845部队,部队要求他们在2018年10月8日12:00前停止经营活动,交还土地及地上建筑物。”

640-3.jpeg

从这个案例不难看出,地方文旅集团一把手权力弹性较大是一个方面,对文旅项目开发审批的后续监管不力也有很重要原因。再从上述落马高管的简历来看,这些省、市、县级的一把手此前大多为政务型领导,此类领导强于人事关系,对文旅行业格局判断往往并不清晰。

以庞文达为例,其任职广西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前,其工作履历为水电局、城市建设管理处等旅游无关职位,而从政府部门或大国企选调的官员往往专业知识欠缺,若再有私心,堪称地方文旅集团的灾难。

此前,在对云南康旅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吕韬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公告中,直指其“政绩观扭曲,不正确履行工作职责,致使原云南城投集团投资并购的项目存在重大损失风险”。据统计,目前云南康旅存续债券8只,存续规模65.04亿元,其中一年内债券到期规模有52.83亿。

今年2月,由于盈利能力进一步弱化,财务杠杆比率维持高位等原因,中诚信国际将云南康旅主体和相关债项信用等级由AAA调降至AA+,维持评级展望为负面。

截至今年6月末,云南康旅集团并表范围内已逾期且未偿债务余额28.12亿元,包含母公司逾期金额1.05亿元、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逾期27.07亿元。其中银行贷款 5.21亿元,非银金融机构贷款22.91亿元。

很难说,云南康旅今日窘境是吕韬一人造成,但主管领导管理能力不强,投资并购经验欠缺,只看个人利益得失也的确是部分地方文旅集团的沉年痼疾。

03

当下,各地将地方文旅集团作为重头戏,投入无不大手笔,宣传无不高大上。

从省市到县乡,新的圈地造景运动你方唱罢我登场,各种牵强附会,仅山东一地就有50家文旅集团,都想着在这个新兴产业上大作文章,大干快上之风盛行。至于上马项目是不是真的具有潜力和市场活力,很多地方文旅集团领导并不过多考虑,甚至只关心他这一届的事情,至于后面会如何?那是以后的事情。640-4.jpeg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高级联席合伙人陈焘直言,一些地方文旅集团高管涉及的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是落马国有企业高管中常见的罪名,此类罪名经常伴随土地规划、投融资、招投标、物资采购等环节出现。

“国企企业家犯罪多与其所任职务相关,其所在岗位具有一定的决策话语权,如果权力集中又缺乏有效制约、监督的话,易引发职务犯罪。”地方文旅集团一把手权力无人制衡,也对一家企业的市场化经营影响颇深,为后续开发留下无穷后患。

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认为,任何一家企业的发展都取决于核心层的眼光和能力,要面对复杂外部环境在任内做出实绩,领导专业能力就需要快速提升。

“对内要排摸制约企业发展的痼疾,对外要借力外脑的智慧协助企业提升改造。优化企业管理体系,提高管理层决策能力,以及下属团队的专业执行能力。”

事实上,如何平衡企业市场化经营和领导们看似‘权威’的外行指导,也是一些庞大臃肿的地方文旅集团的普遍难题。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句话看起来简单,但在国企架构下的地方文旅集团顶层结构设计上确实需要一场“革命”来改变一潭死水的现状。

这也是当地国资委领导需要考虑的问题:到底成立地方文旅集团仅仅是为了“合并同类项”而去融资发债,还是真的希望能通过振兴当地文旅经济,将文旅集团做大做强?

如今,一些昔日风光无限的高管纷纷落马,这为更多苦苦挣扎的地方文旅集团敲响了警钟:皇帝的“新衣”可以用来自鸣得意,一旦被人拆穿西洋镜,还有多少愚蠢可以重来?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旅游产经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图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
阅读排行
查看更多 》 人物库
服务热线 : 13633718866 ( 9:00-17:30 )
ICP备案号:豫ICP备2021001177号 ©2020-2021 www.jinqu.wang All Rights Reserved. 景区在线 版权所有